在与澳大利亚的两场战争之后谈谈我对中国男篮的感受

6月30日至7月4日,中国男篮举行了第三届世界男篮亚洲预选赛。这个窗口期有四场比赛,即澳大利亚和中国台北的两场比赛。事实上,与中华台北队的两场比赛并没有很大的参考和锻炼意义,只是一场热身赛。然而,与澳大利亚队的两场比赛确实值得我们好好总结和反思。

可以说,我们非常重视这个窗口游戏。除了那些在美国受伤和训练的球员外,我们还派出了全明星队前往澳大利亚。澳大利亚队显然对这场窗口战不太重视,在第二和第三队之间派出了一个阵容。然而,阵容仍然包括NBA冠军德拉维多娃和2016年NBA选秀10号秀索恩·梅克。前五名球员基本上是澳大利亚NBL各自球队的主要轮换球员。

事实上,没有必要担心澳大利亚队派什么样的球队来和我们一起比赛。事实是,即使澳大利亚队派出第三支队伍,它也可以与我们的主力队竞争。

说起来可能很残酷,但这就是我们男篮在世界篮球中的实力和地位。我们已经远离了险胜塞尔维亚和黑山(现在分为塞尔维亚和黑山)的时代,与西班牙一起打加时赛,赢得斯洛文尼亚。

我们的男子篮球与世界篮球之间的差距可以说是越来越大,但具体来说,差距体现在什么方面?直接答案是对抗能力、体力、体能和个人能力方面的差距。

这支澳大利亚队的主教练戈尔是中国的老朋友。他执教CBA很多赛季。同时,周,我们国家队最强的一个点,为NBL澳大利亚队打了一个赛季,也显示了他在内地的力量。然而,从与澳大利亚队的两场比赛中我们可以看到,澳大利亚队敢于将防守扩大到距离三分线两米,有时甚至接近中圈,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有周的内在力量。

坦率地说,澳大利亚队并不害怕我们的内在力量。它是抓住我国运动员身体素质差、对抗能力差的弱点来发挥和消费的。

我们坚信,只要我们身体健康,我们的球员“无法忍受”。两场比赛之后,我们可以从总的失误中看出,尤其是后卫的失误。而即使防守扩大,当周接球时,澳大利亚球员的快速步伐也能将周扳回。

体力差、体质差和身体对抗其实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只要过去十年关注中国男篮的人知道我们的问题。那我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还是想回到上面提到的问题,我们的篮球与欧美的差距正在逐渐扩大,尤其是在欧洲(澳大利亚采用欧洲篮球体系,所以澳大利亚更像一支欧洲球队)。为什么我们的身体对抗和欧洲球员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在过去的十年里,欧洲篮球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正如我国在经济发展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一样。特别是在刚刚过去的NBA赛季,常规赛一线队的五个人中有三个人来自欧洲。

那么为什么欧洲篮球的发展如此之快呢?直接来说,答案是欧洲篮球和美国篮球之间有很多交流和沟通。也可以说,美国篮球推动了欧洲篮球的进步。

事实上,这不仅仅是篮球。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交流越多的地方发展得越快,文明程度就越高,经济也就越有活力。我们要在国家发展中取得如此大的进步,最重要的是开放和交流。

回到篮球上来。具体来说,这是欧洲篮球联赛的设计和更宽松的外援政策。当然,欧洲大陆有很多篮球联赛,每个篮球联赛的外援政策也不同。例如,欧洲冠军联赛最高级别的篮球可以有五名外援,而俄罗斯队为主的俄罗斯联赛和多国联赛VTB规定至少有两名本地球员在场上,以及希腊联赛的六名外援政策等。但其外援政策比CBA宽松,在这些联赛中,外援的配额基本上被美国球员占据。

艾弗森、斯塔德迈尔和其他NBA球星都曾在欧洲打球。在与美国球员的比赛和对抗中,欧洲球员的对抗能力、篮球技术和技战术水平都有了实质性的提高。我以前听一位篮球评论员说过,我个人同意他的观点。他说,在高水平比赛中打一次总比在体育馆里把铁滚100次要好。欧洲球员在与美国球员的对抗中不断提高自己的能力。因为欧洲有数千家俱乐部,所以有足够的能力容纳当地球员。同时,各级联赛都有上下通道,沟通顺畅。

美国也与欧洲篮球有着积极的沟通。我们看到,近年来,NBA有越来越多的战术系统。有些球队甚至打团队篮球。勇士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也是与欧洲篮球交流后在打法和技战术水平上的一次改变,也是一个很大的进步。这种交流的结果是,它可能缩小美国篮球和欧洲篮球之间的差距,但它让我们远远落后。

回到我们国内的篮球,其实通过欧洲的成功经验,我们知道只有通过与世界高水平篮球的不断交流才能促进我们篮球的进步。我们的CBA也可以采用类似欧洲篮球的理念,因为我们的规模相当于欧洲。我想知道你是否还记得斯科拉以前给CBA的一些建议?当时,斯科拉对中国篮球的建议是CBA篮球的外援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他建议CBA应该放开外援政策,增加竞争,让中国球员进步,真正的高水平球员才能在CBA站稳脚跟。

但我相信大多数中国人都反对这种观点,他们心中会有一千个问题。我们当地的球员呢?如果我们的本地球员没有上场时间和控球权怎么办?如果所有的钱都是外援赚来的呢?球场上有十个人,八到九个外国人。这还是我们的联盟吗?

事实上,我们可以根据斯科拉的想法进行更多的研究。为了解决本地球员的能力问题,我们只能扩大联赛规模,增加球队数量,但为了确保联赛质量,我们只能采用晋级制度。

你可以想象,我们将在我们的顶级联赛中采取相对宽松的外援政策,而在我们的低级联赛中,我们目前的外援政策。这样,现在CBA水平较高的球员,如郭富城、赵睿、胡铭萱、胡金秋等,在最高级别联赛中打球,与高级别外援竞争,对抗,打一场高级别比赛将比打一百场低级别比赛得到更多的提升。事实上,在我们的外援政策收紧之前,我们的高水平球员在队里也有上场时间和控球权。

这样,CBA中竞争力不强的球员就可以“挤进”低水平联赛。在低水平联赛中,可以采取更保守的外援政策,以确保球员的上场时间和球权。事实上,如果我们的联盟足够大,有足够的能力,我们也可以放松对低水平联赛的外援政策。当然,最重要的是球队的晋升制度。

既然法律概念和公平正义的概念如此深入,我个人认为我们可以带回我们的晋升制度。

至于大家担心的许多外国面孔,它看起来不像中国的联赛。例如,在辽宁队的赛场上看到四五个外国面孔是令人不愉快的。这是不可能的。体育的市场化和职业化就是这样。曼联队中很少有曼彻斯特人,甚至很少有英国人;洛杉矶湖人队很少有洛杉矶人。

当然,我也承认,如果我们的篮球联赛像上面提到的那样进行改革,会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但同样,改革不会一帆风顺,当然会有问题。重要的是我们的顶级设计能否跟上时代潮流。要成为世界上一支强大的球队,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最重要的是看看我们的篮球发展道路在哪里。只有与大师搏斗,我们才能进步。同理,与高手搏斗后能“活下来”的人,绝对是高手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