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破局:下沉、出海、造星、NFT与线下衍生

比如,上个月刚在杭州内测的腾讯电竞酒店、7月底收官的电竞实训综艺《战至巅峰》,还有4月份北京环球影城的“王者荣耀英雄盛会”主题活动,以及90%的电竞选手入驻微博与大众互动等等,都显示着电竞正“披着新外衣”,融入大众日常生活。

无论资本还是政策扶持,看重的都是电竞的商业潜力。艾瑞数据显示,过去7年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从226.3亿增长到约1673亿元,增长6倍多,预计此后两年均会保持9%的年复合增长率。

EDG总教练阿布曾在2020年直播时透露,整个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下10多个俱乐部中,EDG是唯一赚钱的,且只是收支平衡。再比如赛事运营商,中国最大的第三方赛事运营商VSPN在今年初的招股书中提到,2019到2021年9月底的三年间,公司亏损金额持续加剧,从0.39亿、0.88亿到3.17亿,原因是赛事成本及公司探索新业务成本居高不下。

一直以来,《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强竞技游戏占据主流,目前国内热度最高的电竞赛事,当属腾讯牵头孵化的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和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因强对抗性带来了高观赏性,但无形中也建立了壁垒。

毕竟不是人人都爱热血,英雄联盟之外,很多轻竞技游戏受众面也很广,比如《欢乐斗地主》、《天天象棋》等老少皆宜的棋牌类游戏。

网易也随后“跟进”,网易游戏以轻竞技为主,这也是它发展电竞必须走的一步。2018年,网易副总裁张丰翼表示,网易电竞在竞技性之外,也主张泛娱乐化、轻度化。其举办的轻竞技游戏《第五人格》系列赛事,已经发展为细分赛道下的顶级赛事。

但这些作品都距离“出圈”还远,症结在于,很难平衡好电竞专业性和娱乐性。不过“错”的未必是这个组合,而是如何组合,只要想象空间仍在,这类尝试便不会,也不该停歇。

提到电竞商业化,不得不提NBA,同为竞技赛事,两者在变现模式上高度相似。

其实过去几年,电竞赛事持续在借鉴NBA做升级,比如在腾讯牵头下,LPL和KPL在2017年实行类NBA的联盟化,并陆续推出全明星赛、选秀大会、主客场等赛制,提高赛事观赏性和粉丝黏性的同时,自然也提升了赛事商业价值。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20年LPL联赛年度收益高达约18亿美元。

但这不是腾讯电竞首次涉足线年,腾讯在上海陆家嘴设立了首个沉浸式电竞互动展览馆V-Station,去年又与香格里拉、Tims咖啡分别合作了电竞酒店主题房、电竞咖啡馆。不止腾讯,京东、同城艺龙、携程、以及如家、喜来登等传统酒店也都陆续入局电竞酒店,同城旅行数据显示,过去三年间,电竞酒店从1200多家增长至15000多家。

一面是国民认可度上升,另一面是用户规模见顶。一面是公认有市场潜力,另一面是行业两极分化,头部吃肉,长尾吃土,大量从业者生存艰难,可谓是“冰火两重天”。

目前,电竞的困局并不在于入局者们的内卷,而是整个产业与用户、资本间的“隔阂”。此时最需要的是,头部企业在寻求自身解决方案的同时,也能推动行业进化,发展衍生产业,拓宽变现机会,延伸商业价值。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 these